全本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玄浑道章 > 第四十五章 闯阵
q全b本b笔q趣g阁 WwW.qbbqg.com
    地星镇军驻地之内,上方的穹盖已是并合,暴风雪被及时挡在了外面,广场上残留着的烟火痕迹和尸体也是被清理干净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上宸天道卒来袭,所有道卒一个未曾逃脱,俱是被镇军剿杀干净,只是镇军视傅氏军为敌,对其采取了攻击,而傅氏军为了掩护一部分军卒撤退,留下的人也是进行了激烈的反抗。

    甚至于傅氏军将随军携带的所有的玄兵都是放了出来,这导致镇军也是伤亡了一部分人手。

    内堂之中,苗光伍正在书写报书,镇军驻地内发生了这等事,他身为军司马也是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此刻外面有军卒言道:“司马,陈副司马求见。”

    苗光伍笔下不停,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少顷,一个眼睛细长的军校走了进来,他身上气息很是阴柔,但骨架高长,比常人还要高出一个头。

    苗光伍抬头看去,道:“陈副司马,可是有什么事么?我还在写报书,如果事情不急,那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道:“我到此是来问司马一句,司马准备如何处置那些被俘虏傅氏军?”他声音很是沙哑,这是早年受过伤的缘故。

    苗光伍想了想,道:“虽然从傅氏军的口供中可以看出,只有一部分傅氏军参与了对驻地的进攻,但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完全没有问题,唯有先关押起来,等到找到傅氏军逃走的那部分人,然后一起审问甄别。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沉声道:“既然已经出手了,那傅氏军不能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苗光伍手中一停,抬头看了过来,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,道:“陈副司马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面色不改,道:“军主当是知道我的意思,这回我们杀死了傅氏军近半数人,傅氏军能经营这么大,一定是有不少人脉的,若是这一回事后告到军务署那里,未必不能给司马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苗光伍沉默片刻,随后道:“这是战时,在不明敌我情势下,我必须以镇军为第一位。”他顿了下,“我所做之事,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冷声道:“可是换一个说法,却可说司马是受了敌人蛊惑,不辨情势,杀伤了不少无辜军卒。”

    他见苗光伍没说话,便上前两步,道:“现在司马只需要下一个命令,就能杜绝这等隐患,何况傅氏军也完全称不上无辜。”

    苗光伍沉声道:“先前我视其为敌军,是为了防备万一,现在我若做这种事,那是颠倒黑白,凭空污蔑了。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看他片刻,道:“司马对傅氏军存有怜悯之心,但司马得起那些在这场战斗中死去的兄弟们么?”

    苗光伍皱眉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道:“那些死伤的兄弟们多数是在后来与傅氏军的交手中牺牲的,若是傅氏军被认定不是敌军,那他们岂不是白白死了?他们的家人也得不到任何抚恤和身后追授!”

    “原来陈副司马是这个目的。”苗光伍看了看他,道:“你不用担心,事情没这么严重,军务署不是不通情理的,我相信军务署自能秉公处断。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道:“平常情况下是如此,可是这就牵扯到我先前所说的了,司马想过没有,要是傅氏军回去之后告上一状,那么这件事就无法立刻下定论的,甚至拖个几年也是可以。

    到时候军务署甚至可能为了安抚这些雇募军,选择把我们两人调离,你我固然不会有事,但是新上任的司马,又岂会再为那些死去的兄弟着想?”

    苗光伍想了一想,郑重道:“陈副司马,我苗光伍在军务署中也是认识几个人,你不必担心此事,我可以向你和诸位保证,阵亡士卒的抚恤身后追授一样不会少,如果没有什么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见他态度坚决,也没有再说什么,站了起来,对他行一个军礼,便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一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之中,而这里正有一名道人等在此间,见他进来,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副司马道:“苗司马的确是硬骨头,固执己见,不肯听劝,既然这样,那就劳烦林道修动手,把傅氏军的俘虏全部处理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道修道:“本来就该如此。”他身影一晃,就从书房之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陈副司马看向窗外,待傅氏军这些人一死,那么就可以彻底坐实这件事,苗光伍也就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往下走了。

    霜星北端一处地界之上,姬道人从地下洞窟走到了空旷地面之上,远处冷白色云团似乎就在压在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他行出百十来步,站到了一个圆盘之上,随着脚下隆隆响动,一根铜柱自地上升起,而后承托着他缓缓往高处升去。

    少时,随着一阵阵光芒闪烁,二十余名道卒自里现身出来,围拢在他身边,他一挥袖,所有道卒对着他躬身一个稽首,便化作一道道遁光各自往各个方向上飞去。

    此刻他又自袖中拿出一枚玉符,自指尖之上逼出一丝精血,便在上面来回勾画,待画完之后,便往地表之上一扔。

    就在玉符落地的一刹那间,像是触动了什么,轰地一声,无数隐隐约约金光道箓以他为中心,闪烁向外蔓延,一直延伸到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张御正乘着白舟往地星北端而来,这时他忽然见到,舆图之上所显现的地星北方骤然缺裂了一块,好像那一处被生生挖走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在场所有人也是注意到了这个变化。

    左道人看了几眼,抚须言道:“这应是阵法之力,所占据的地域着实不小,张道友,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点了下头,对方忽于此刻发动阵法,那很可能是对方发现他们的举动了,不过这也表明了他此行所往之地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随着白舟逐渐向北,外面暴风雪逐渐减弱了下来,显然已是离开了风雪的范围,大约一刻之后,他们眼中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闪烁着细碎光亮的地域,而上方则是飘荡着一片片光雾,几乎往北去的所有地界似都在其笼罩之内。

    左道人左右看了看,神色凝肃道:“张道友,这当是一座利用了地脉气机的护持大阵,越往里去受阻越重,我等最好是能从四个方向一齐发力,如此便能牵引阵机,使得阵力无法浑环一体。”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卫灵英听到这句话,便立刻站了出来,道:“张玄修,让我们卫氏军出动吧。”

    此前他们一路过来,凡是遇到邪神信众所在之地,都是张御直接放出玄兵摧毁,虽然这玄兵耗用是算在卫氏军头上的,可这等好似受人托庇的感觉令他们总是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不过身为雇募军,卫灵英知道这样做反而是正确的,能用兵器消灭敌人,那么就用不着牺牲人命去解决,因为人命才是最重要的,如果不能做好一个帮手,但至少不能做一个累赘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情况,他们却是不能在躲藏在背后了,而是应该发挥出自身该有的作用了。

    张御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后面斗志昂扬的卫氏军各伍首,便点首道:“卫军主,还有左道友,此事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卫灵英精神振起,对他一抱拳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左道人也是对他执有一礼。

    两人退下去商量了一下,便带众人离开主舱,少顷,卫氏军众军卒纷纷从白舟之上飞驰而出,并往其余三个方向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左道人在出了白舟之后,他没有轻易入阵,而是沿着大阵边沿绕转而上,直往大阵的最北端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半刻之后,他达到了阵位之上,便毫不犹豫往里突入。

    只是方一入阵,他便感到心中升起到一阵警兆,立时侧身一避,便见一枚光圈从身侧飞掠而过。

    他拂尘一摆,上面银丝暴涨,将他整个人都是从头到尾裹住,而下一刻,无数细密如雨点的金光落来,在与银丝碰撞之下,不断迸发出点点火星。

    他遁光不停,速度丝毫不减往前飞遁,待身外再无任何动静后,目光往后一撇,便见五个道卒紧紧跟在他身后,其中一个目光灵动,身外还有一枚金环围绕,并不像其他道卒那么僵滞死板。

    他猜测这很可能是一上乘道卒,仍是保持着生前的神通道法,心下暗叹道:“这下可是有些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此刻则是继续驾驭白舟由南向北而行,在进入到那阵域的那一瞬间,忽感周围气氛一下变得压抑无比。

    这好似闯入了一个独立的天地之中,而外间一切声息都是割离了出去。

    忽然眼前光芒一闪,天空之上忽有一道闪电劈落下来,正正落在白舟之上,霎时整个舟身都是遍布着雷电。

    张御丝毫不为所动,这个飞舟可是青阳上洲所有擅长炼器的真修联手打造出来的,里面更是用上了灵妙玄境百数年来积累的宝材,而他当时最大的要求就是坚固,这点雷电霹雳神通休想将之撼动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那闪烁雷光,正前方却是显现出一道圆柱状的光幕,而在那里面,则是矗立一根高柱,可以看到上面有一个衣袍飘动的道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t21902181www.qbbqg.com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